原来夜晚也如此明亮

知らなかだね。夜かこなに明るいなんて。

知らなかだね。夜かこなに明るいなんて。
我都不知道呢。夜晚原来也是如此的光明。

这是战争之后,和小千坐着 Kettenkrad 从人类文明几乎灭绝的末日废墟里到了地面上的尤说的话。

从表面上来看,这是自然而然的,毕竟她们在几乎没有光的建筑里过了好久好久,眼睛早已习惯了黑暗,所以在刚出来的时候会觉得就连夜晚也好明亮。

小千和尤
小千和尤

但是既然我们已经知道这部作品里包含了很多隐晦的关于人性,战争,政治等等的思考,那么这里是在说什么呢?

傻可的理解是,对于生于和平的人来说,她们司空见惯的每一个黑暗夜晚,可能都是另一些人所盼望的光明。即便我们的「今天」并非是一帆风顺,但也是另一些人渴望而几乎不可达的的「明天」。

当然这么说也绝不是让我们再去重温什么「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食物基本米有」的时代,而是希望我们人类能够维持并且继续发展当下的美好,即使它们目前也有很多不完美。

我们利用 $E=mc^2$ 制造了核武器,随后又谨慎的通过国际上的政治会谈等尽努力不让核战争爆发。这就像是我们将脖子放进了上吊的圈环里,然后尽力的不踏翻脚下的凳子一样。如果再一次打起仗来,我们也绝不可能再舒适的坐在电脑前,真正到了那个时候,在北风呼啸,雪落纷纷,只有一碗清汤(而且还是庆祝用)喝的夜晚,我们也会怀念「此刻」,怀念它的美好,怀念它的不美好,也更是会后悔为什么以前没有好好珍惜。

汤。
汤。

在第一话快要结束时,有这么一段对话~

尤莉「没想到竟会落到靠吃雪维生」
尤莉「战争真是讨厌啊」
小千「你有什么资格说」

「お前が言うな」
「お前が言うな」

那么在这一处,也是另有所指的

翻译过来是「你有什么资格说」,其实在日语里,「お前が言うな」,这句话除了表面意思之外,其实还暗示「你」当时就是那个最支持战争的人。

在这里,我们不必探寻在战争的时候尤莉具体是什么样的,傻可猜想作者也只是借着小千和尤说出了这么一件事——战前那些高呼好好好、支持的人,在真正上了战场之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战争的残忍之后,才来反思战争、为什么要打仗。

少女终末旅行,可能会是以后哪一天人类用战争将自己推向穷途末路时的反思之旅吧。

烟囱城的普佩尔——灵魂与梦想

Stars

“我会一直相信下去,即使只有我一个人。”

在一座头顶的天空永远永远是烟雾蒙蒙的城市里,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天空,也没见过一闪一闪的星星,在这里讨论星星,是会被笑话甚至遭受排挤的。

当我们在现实中,在某些环境下跟别人讨论梦想——“我想尝试另一个行业”、“我想发一篇顶会论文”——的时候,偶尔也会被身边的人不理解、笑话(虽然他们不一定是恶意的嘲笑)。

在绘本里,普佩尔原本是一个被邮递员不小心掉落到垃圾堆里的,咚咚乱跳的心脏,它在吸附了一件件垃圾之后,形成了垃圾人,也就是普佩尔。那么在这样的城市里,「垃圾」是什么呢,或者说在这里人们抛弃的是什么呢,大概是「梦想」吧。

那么按理说一个饱含着梦想的灵魂应该是美好的,为什么这里以一个非常脏、非常臭的形象出现呢?傻喵以为,在这个城市中,梦想是被看作不切实际、不被需要的「肮脏」之物,对于梦想的谈论、行动就更是让人厌恶之事。

于是乎,普佩尔嘴里“噗斯—哈、哈”地吐着瓦斯气体,我们知道瓦斯气体里面是添加了有臭鸡蛋味的硫化氢的,一般闻到之后,都会赶紧避开。这个「瓦斯气体」大概就是比喻现实生活中我们跟别人讨论自己理想时,别人对我们嘴里话语的看法吧。鲁比齐的爸爸也正是因为见到了烟雾之上的星星,而被城里的人们排斥、叫做骗子。

在经历了冷眼、排斥之后,在某个夜里,之前听闻鲁比奇说过浓雾之上有星星的普佩尔拉着鲁比奇到了船上,用自己嘴里的「瓦斯气体」吹满气球,载着鲁比奇穿过了烟雾。

也终于云开见月明。

Stars
Stars

固然,梦想是美好的,现实里要实现梦想也是会有各种艰难险阻的,但是这不意味着放弃,或许正如作者所说,我们会对现实有所妥协,但在那之后,我们又会将丢弃的东西重新拾回。

生きるという喜びも
不仅是活下去的喜悦

辛さも教えたのデス
连活下去的艰辛也教会了我Death

 

再来小小地说下灵魂~

普佩尔是夜空中穿梭的邮递员不小心落在烟囱城的心脏,绘本最后也交代了这其实就是鲁比齐的充满梦想的爸爸。那么,一个有梦想的灵魂也许就是上天给予人世间最美好的礼物吧~

乃说灵魂是怎么装进身体里面的呢?

虽然不知道完整的、确切的答案,但是,其中粘合剂的一部分肯定是由梦想组成的呢/